分享到:

我在和田当“师傅”

2020-10-18 06:08 来源: 中国政府网
【字体: 打印

“怎么样啊,手术几天了?”“第九天了。”“吃饭行吗?”“可以,现在好多了,做完手术就好多了。”深秋的和田午后艳阳高照,天津援疆医疗专家甘建琛和他的同事们在病房和病人阿衣古扎力·阿巴斯聊着手术后的情况。半年间时有时无的肛肠疾患,疼的让阿衣古扎力没法忍受,通过和田地区人民医院肛肠外科医疗团队的手术和治疗,即将出院的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这让甘建琛这位科室首席专家心里甚是欣慰。“她得的是肛裂,是肛管皮肤的裂口、溃疡,皮肤上的这种溃疡疼痛特别剧烈,咱们做手术以后,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。”甘建琛说,术后的疼痛跟姑娘过去遭受的疼痛已是天壤之别。

甘建琛和病人聊着术后恢复情况(央广网记者 夏震宇 摄)

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是一个肛门、结直肠疾病高发的地区,但专科治疗长期存在难处。过去在和田地区人民医院,肛肠外科只是普外科的一个分支。现任肛肠外科主任的亚力坤·热杰甫坦言,早就想把肛肠外科独立出来,但是面临着“三座大山”。“在和田人

民吃肉多,然后便秘等肛肠问题出现比较多;然后第二个是和田肛肠手术治疗的专科医生很少;第三个问题就是以前的手术方法不一样,很多病人出现了并发症,很多病人不愿做手术,都去乌鲁木齐做。”亚力坤说。

难题在前,亚力坤犯了愁。没想到,在天津市第三批“组团式”援疆医疗队的队伍里,恰好有一位从事了近30年的肛肠外科临床工作的天津专家甘建琛。来援疆之前,甘建琛是天津市人民医院肛肠病诊疗中心肛肠七科的科主任,对相关疾病的诊疗有一套方法。两人一见如故,“肛肠独立建科”的目标也正式提上日程。“我们在科室见面了以后,他第一个说‘我们来了以后肯定要建科,肯定要把你这个治疗水平翻一倍,技术要提高’,甘主任和张林主任同在天津工作一样,带着我们一块查房、一块儿做手术,跟我们吃、工作都在一块。” 亚力坤告诉记者。

张林与同事正全神贯注开展手术(央广网发 和田地区人民医院供图)

从2019年7月22日到和田,到10月23日科室正式成立。短短三个月,“院包科”让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有了专门的肛肠外科。两位天津援疆医生甘建琛、张林同和田专家“像石榴籽那样”团结协作,让“规范化、同质化、标准化”的要求深入人心。39岁的吐尔洪·买买提明医生和甘建琛结成了师徒,慢慢改掉了过去粗放的治疗手法,专业水平不断提高。

“我们以前做混合痔手术,做上十个,有六七个会水肿,甘主任手术时提醒我们一下,在手术方式上我们就能提高一下。现在做十个,九个都不会肿,没有痛苦。”吐尔洪说。

病例讨论、科内讲课、查房步骤优化、科室发展计划建立……这位天津“师傅”不仅教技术,还和同事们一步一步建起医院肛肠外科的发展路,科室从过去的10张床位增加到了现在的40张床位,来看病的患者也越来越多了。吐尔洪说,他还跟着师傅开始钻研起了学术,根据和田地区病患的特点撰写的论文也开始在核心期刊上发表了。“像我们以前就是光做匠人。现在学术上面也有想法了,一个医生不仅是做手术水平要高,讲课带教这方面都要同时提高。去年在甘主任领导下我们开了一个自治区级学术会,一起写了几篇核心期刊的论文,他在引导我们全面发展!” 

患者为甘建琛送来的锦旗(央广网记者 夏震宇 摄)

  在同事的眼里,甘建琛是一个业务精湛,却也幽默风趣、平易近人的老大哥。工作中对业务严格要求,生活中和同事们处成了哥们。甘建琛和张林同和田的民族同事们一起学习,一起工作,偶尔团建一起烤肉,真正做到了广泛交往、全面交流、深度交融。“十一”期间,甘建琛和他的团队还要去和田地区的乡镇义诊,为村民进行体检和疾病健康宣教指导。甘建琛说,他想让这样的氛围一直延续下去。“我跟你讲这一个大家庭,是要成为一个家庭的概念,也希望我们能把这个技术留下,这也是我们现在要做的。”

  

【我要纠错】 责任编辑:刘杨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回到 顶部